<dd id="smtqe"></dd>
    <dd id="smtqe"></dd>

    1. <wbr id="smtqe"><source id="smtqe"></source></wbr>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


       融資租賃成緩解船舶行業融資難生力軍

       

      2018年,在業內人士看來,全球船舶行業會延續2017年的走勢,船價在低位徘徊,使船舶業難以走出微利時代。由于航運市場尚未復蘇,船舶需求有限,加上銀行限制貸款、企業墊付大量資金,融資壓力越來越大,破解企業融資難題迫在眉睫。

       

      融資難 船企壓力大

      雖然據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提供的資料顯示,2017年市場雖有所回暖,但船舶和海洋工程裝備市場仍處于低谷期,企業的現金流大幅萎縮,行業內骨干大型企業都面臨著資金緊張的問題。船舶行業融資難問題未能得到有效緩解。

      業內人士說,航運業市場還沒有根本性好轉,船舶需求量十分有限,加上造船預付款遠不如以前行情好的時候多,導致船廠船東需要墊付大量后續資金完成造船,此外,隨著人力成本越來越高,船東給船廠的預付款越來越少,船廠方需要墊付人工工資、設備、材料等,融資又很困難,壓力隨之增大。

      據了解,一張造船訂單分為簽合同、開工、上船臺、下水、交船5個環節。按照慣例,每個環節完成后船東都要向船廠支付總價的20%。行情好的時候,船東為了讓船廠盡早完工,前面兩個階段就提前支付七八成的錢。如今生意不好了,船廠要到交船的時候才能拿到錢,之前的環節都要由船廠先行墊資。船企要墊資造船,資金缺口很大,對融資的依賴愈發強烈。

      浙江船舶交易市場估價中心主任張軍杰表示,航運業本身是一個資金密集型產業,船舶價格普遍較高,航運投資回收期長,行業風險性較高。近年國內外經濟形勢不容樂觀,受其影響航運業持續保持低迷。從企業本身來講,早期國內航運市場發展火熱,大量資本進入航運市場。但國內航運企業規模普遍存在小而散的問題,且缺乏規范化經營。在航運形勢出現波動時,普遍出現經營困難等問題,希望通過銀行貸款維持業務發展。張軍杰說。 

       

      收緊錢袋 銀行也是迫于無奈 

      當船企抱怨銀行的時候,銀行也有話要說。某銀行信貸人士表示,企業貸款,銀行開具保函,其收益為千分之幾,主要在于存款利潤。船東把預付款打到銀行賬戶上,相當于給銀行拉了一筆金額較大的活期存款。不過,這筆存款并不是白拉的。按約定,如果船廠出現問題,銀行在船東和船廠仲裁生效后,需代替船廠承擔相應的擔保責任和損失。這樣,在矛盾尚未爆發時,開具預付款保函看起來是不錯的買賣,但銀行之所以收緊保函,也有自己的苦衷。 

      2008年金融危機后,船舶市場高臺跳水,船東棄船,未造完的船就像廢鐵一樣爛在手里,也讓不少銀行吃盡苦頭。江蘇一家船廠管理人員表示,現在銀行幾乎不給信用貸款,全部要求抵押,特別是民企,貸款門檻比國企高得多。江蘇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也表示,銀行界已把船舶產業作為信貸調控的重點行業,即使針對重點企業,也是只收不貸。 

      對于銀行來說,必須考慮企業還款能力,所以貸款程序十分復雜,涉及的風險評估也很嚴格,一旦認為風險大,往往很難獲得貸款。何況當前船舶市場行情仍在低位,自然會收緊錢袋子。上述擔保公司負責人說,即使是貸款相對寬松的擔保公司,也不輕易貸款給造船企業,除非有第三方擔保。 

       

      船舶融資租賃成為緩解融資難的生力軍”

       

      面對當前融資難,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會長郭大成認為,單一化是導致融資難的重要因素,如果不能改變融資渠道單一的現狀,船舶行業融資難就將成為一種常態,企業就要做好面臨融資難長期存在的心理準備。

      如何破解融資難?郭大成給出了答案:通過拓展融資渠道,比如上市融資、債券融資、眾籌造船等,融資難的問題可能會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。 

      目前,不少企業做出了嘗試并且成績不錯,例如,中船重工通過兼并重組成立兩個上市公司,中遠川崎在日本融資,揚子江在新加坡上市融資,這都大大降低了融資成本。國際融資的貸款利息可能會更低,拿中遠川崎來說,它是由中日兩家企業共同經營,日本長期實行基準利率為負利率,融資成本相對較低,而且合資之后,日本合作方也得考慮和解決貸款的問題,在利用國際資金來進行發展的積極性會不一樣,這是國際融資的另一優勢。

      對于中小型民企融資問題比較突出的現狀,郭大成建議,由國家拿出一部分發展基金,引導行業中有經濟基礎的企業注入資金,同時吸納國內外有志于支持船舶行業發展的社會資金,建立船舶金融服務平臺,幫助中小型民企走出困境。 

      事實證明,多點開花才能破解融資難題。 

      近日,浙江船舶交易市場通過好運貸航運金融服務,為舟山一名船東提供了2800萬元人民幣授信,幫助該船東順利完成進口新加坡籍散貨船“Le TongPatriot”輪業務。據了解,這也是該市場完成的首單船舶進口代理+融資服務。截至2月底,好運貸已為船東提供近億元人民幣資金,并幫助該市場近3個月內完成船舶進出口代理業務5艘次,金額達4000萬美金。      

      此外,船舶融資租賃也成為緩解融資難的生力軍。對此,業內人士指出,具有融資與融物雙重屬性的融資租賃,將金融資本與實業進行有效對接,對船舶工業、航運業的轉型發展發揮了獨特作用,其中,以銀行系的金融租賃公司在該領域的布局成果最為顯著,已成為全球船舶市場的重要參與者。       

      據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的不完全統計,2017年,中資的金融租賃公司在國內船廠累計訂造了300多萬噸船舶,以金融創新模式支持船舶企業的發展與走出去       

      有條件的船企通過上市,走出了融資新路子,揚子江船業就是個典范。揚子江船業通過上市獲得了國內外各大金融機構信任和支持。據了解,當前揚子江船業授信總額達到500多億元,是國內唯一免抵押擔保就能夠融資的民營船企。       

      當然,船舶金融機構不是支持所有的企業,郭大成說,金融機構是支持有訂單的、有信譽的但又遇到一定困難的企業,這樣的話,資金風險也會相對降低。在市場低迷的情況下,仍能接到訂單的船企都是在質量和進度上有保障的,所以,船舶金融機構支持這類企業還是比較靠譜的。
             
      對此,徐溢齋表示,希望銀行能對優質船企、船廠放寬貸款政策,政府通過各項優惠政策扶植優良船企,幫助船企渡過難關。

       

      來源  中國水運報

       

      聯系電話:0595-28988891 傳真:0595-28989903 郵箱:hxjz@haixileasing.cn

      日韩精品一区二区中文,不卡一区二区日韩,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